清純素人

關於部落格
清純素人
  • 14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在月宮這一年

  薑寧 祁登峰 本報記者 邱晨輝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15日03版)   嗨,大家好!我是嫦娥三號著陸器,現在從距地球38萬公裡外的月宮裡跟你們說話。今天是12月14日,一個對我和“玉兔”來說特殊的日子——我們登陸月球已經一周年啦!   大家還記得嗎?去年的12月15日,我和巡視器“玉兔”彼此凝望,完成互拍。那一刻,我們胸前的五星紅旗圖案,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。光陰荏苒,轉眼已是2014年12月14日,我和“玉兔”在月宮生活也滿一年了。聽說這一年來家鄉發展不錯,尤其是今年11月1日早上,五妹“嫦娥五號”的開路先鋒再入返回飛行試驗器安全返回,我和“玉兔”別提多激動了,都盼望著五妹早日到來。   兩器互拍後,我們雖然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,但我和“玉兔”卻不敢懈怠,還是像以前那樣賣力工作。尤其是“玉兔”,由於操勞過度,又加上水土不服,1月16日生了一場大病。從那以後,原來活蹦亂跳到處跑的小兔子只能跟我一樣原地踏步了。   望著“玉兔”在月面行走時留下的腳印,我傷心了好長時間。從2013年12月14日開始飛行,到入住月宮,再到邁出我們月面的第一步,往昔的景象歷歷在目。我們領略了此前從未見過的景色,也經歷著此前不曾經歷的跋涉,以及難以忍受的嚴寒酷熱。   好在,“玉兔”很樂觀,它對我說:“咱們離得這麼近,至少我還能在你工作累時,陪你說說話,聊聊天。”   月面荒蕪,又無空氣,比起老家美麗的山山水水真是差得太遠了。每一次,從睡夢中醒來,我們都會眺望遠方璀璨星空中那顆蔚藍色的星球。那裡,有大家的陪伴和祝福,在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,還有一群人默默守護著我們。   月面由於沒有大氣,晝夜溫差極大,夜晚月面溫度會降到零下180攝氏度。為了保護我們的“器官”不被凍壞,每個月我們都會進行月夜休眠和月晝喚醒。在北京中心長管科技人員的精確計算和悉心照顧下,到月宮一年來,我和“玉兔”共進行過13次月夜休眠和月晝喚醒,成功經受住了歷次月夜極寒環境的考驗。   月晝期間是我工作的時間。但或許是我喜歡睡懶覺的原因,要把我從月夜休眠中喚醒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每一次喚醒控制,中心長管人都會提前制定好方案和流程,做好故障處置預案。從完成喚醒前的各類狀態設置到我最終從睡夢中成功醒來,他們要連續十幾個小時不眠不休地陪在我身邊。   月食對老家人來說已經是一種熟悉的天文現象了,但能在月亮上親身體驗兩次月食的感覺,我和“玉兔”絕對是前無古人的頭一個了!   第一次月食發生在2014年4月15日的下午,持續近5個小時。第二次發生在10月8日的傍晚,持續約4個小時。當時,月宮突然從艷陽高照的白天變成了漆黑的夜晚,一絲光線都沒有。月面熱量迅速流失,周圍環境溫度下降,這對我們的安全是一次極大的考驗。   幸運的是,北京中心早就算出了月食的準確時間,提前通過降低功耗、熱控模式調整等方式幫我做好了各種防護措施,我才有驚無險地度過兩次月食。此外,他們還針對我的特點,開發出很多任務軟件,以幫助我更好地工作和生活。比如,有個叫航天器自動監視判斷專家的系統,就能及時準確地對我的狀態進行監視和分析;還有航天器故障診斷系統,能迅速發現並定位我的故障異常。   有時候,他們就像母親呵護自己的孩子一樣,照顧著我的工作生活。   當然,我也沒閑著,還是實實在在辦了幾件大事。這一年來,我開展過8次UHF器間通信試驗,代傳“玉兔”各類數據正常;進行過30餘次無線電測量試驗,地面通過數據處理分析獲取高精度觀測量,從而驗證了北京中心深空干涉測量系統的性能;器載月基光學望遠鏡進行了軸系定標、巡天觀測和定點觀測,獲取幾萬幅珍貴的快視圖像數據。   對了!你們註意到了嗎,今年的6月19日,我還完成了第二屆夏季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網絡火炬太空傳遞活動。看到可愛的網絡火炬手砳砳向我走來,看到我們航天技術可以服務社會,我內心油然而生一股成就感!   但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,就在剛剛,北京中心的科技人員發來指令,讓我進入月夜休眠。儘管還有很多話想說,但為了以後能說更多的話,只能跟大家說再見了。   晚安,地球!   晚安,故鄉的親人!  (原標題:我在月宮這一年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